天天彩票计划 > 狂暴逆袭 > 第一一九章 幻神迷香 春潮之毒

天天彩票平台:第一一九章 幻神迷香 春潮之毒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一九章    幻神迷香  春潮之毒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落花城城主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的卧室之中,有着淡淡香气弥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赤果着厚实的脊背,在丫鬟的伺候下,涂抹着伤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点伤对布飞烟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她愿意,运转金刚霸体诀,分分钟就会愈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没有这样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要等着林西过来,看到她的创口有多么瘆人,自己有多么痛苦,最好是快死了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春兰,你说……我什么时候才能不依靠男色,清除掉霸体诀的后遗症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丫鬟春兰闻言,面色凄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这不能怨你。你体内觉醒的记忆,自主运转法诀,不想修炼都不行。这么多年以来,一旦后遗症发作,小姐就生不如死,只有借助男色稍微解除一下痛苦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眼中深处,有着深深的绝望和不甘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后遗症也就罢了,无非就是让我变得成了淫  娃  荡  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一把握住春兰的手,泣不成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你知道吗?我的肉身越来越强大,后遗症就越来越明显。我逃出家族,逃到这无人识得我的地方,变成这么一副鬼样子,不说那些男子看了我要呕吐,就是我自己也想直接宰了我自己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镇压不住功法的自主运转。肉身每天都在自主修炼霸体诀。运转的后果就是被欲望主宰,肉身越来越厚重,我都怀疑,再过一些年,我这肉身会不会超过一千斤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一想我恐惧得都睡不着觉,那觉醒的记忆,不知道是什么,会是我前世的记忆,带到这一世来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春兰,你救救我,你说我是不是干脆自杀了算了?呜呜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搂住布飞烟的一条胳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……不要说了,也不要有这样的念头。当初小姐是多么的光彩照人?是多少少年梦中的仙子?但是现在……不管怎样,小姐你都不能有这样的念头,不然春兰孤苦伶仃,怎么活下去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泪眼婆娑,搬过布飞烟满是横肉的巨大的脸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总会有办法的,那金刚霸体诀的后遗症,总会有办法解除的……相信我,活下去,小姐还会重现往日的绝世风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眼泪飙成河,茫然哽咽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会吗?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你天性善良,从不伤害人,老天有眼,终会给小姐一个公道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公道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惨然哭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上哪里来的什么公道?这些年来,我虽无害人之心,但是一旦后遗症发作,身不由已之下,坏了多少后生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间真要有什么公道,也会是让我越来越肥,越来越丑吧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双手合十,轻声嘀咕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心为善,虽善不赏;无心为恶,虽恶不?!?/p>

        春兰再次点燃香盘里一根指头粗的长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屋内的的香味浓郁,有着迷幻人心的效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布飞烟惨笑自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只有这幻神迷香混合了春潮之毒,才让那些后生看到我时,如见绝世美人,才奋不顾身,抵死缠绵,否则……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,会直接连胃也吐出来吧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林西和奚霜慕,随着城卫军大统领宁远镇走进了城主府的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脚踏进去,奚霜慕就如抽筋了一般,抬起来的那只脚,如论如何也踏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奇怪地看着奚霜慕抽搐不断,强忍呕吐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奚怎么呢?不是说舍命报恩吗?这就不行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惨笑如哭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……我是有这个心啊。但是……我怕我到时候,真的不行……万一要是真不行,丢面子伤自尊事小,要是吐人家一床,这不得恶心死个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无语,直接踢了老奚一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传言毕竟是传言,城主大人也许有什么苦衷,或者……有人故意造谣抹黑大人也说不定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宁远镇大统领,此时眼神复杂,心中叹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万一是真的,不是抹黑呢……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镇压胃部的不适,气昂昂将脚落地,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姿势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万一大人真的是有苦衷,她是老奚的救命恩人,老奚就舍得一身剐,敢脱衣服敢上马!吼,走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侯在布飞烟的卧室门口,见到林西和面目不断扭曲变幻的奚霜慕,有些惊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公子……这位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见到春兰气质高雅,姿色过人,一时叹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要是换了这个美人的话,老奚我岂会如此畏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赶紧上前自我介绍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鄙人奚霜慕,来自霜花城奚家,今年二十四岁,尚未婚配,小姐您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被逗得捂嘴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奚公子,您来此是相亲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的脸立时垮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相亲?这倒不是……我是来报恩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看到春兰不解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姐姐,城主大人为了救我受伤,其实救得不是一个人,还有我这位奚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挺了挺胸脯,心中惨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奚兄……稀松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我就是为了报答城主大人的救命之恩来的,需要我做什么,绝不皱一下眉头,绝不奚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转目对着林西咬牙切齿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咬字能清楚点吗?奚兄奚兄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说稀松呢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双手一摊,无辜中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奚兄,你要是不想进去,就不进去了,何必拿我找茬撒气?你报不报恩,关我鸟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你呀!怎么报恩就跟鸟没关系了,跟鸟关系大了跟你说。走开走开。我老奚别的优点没有,这知恩图报,滴水涌泉,那是断不人后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气昂昂推开林西,将春兰挤到一边,直接推门就踏进布飞烟的卧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想不到会遭遇这么一个奇葩,小姐想要的又不是你,就你这小身板,竖着进去,抬着出来,舍身还命……你那底板也得结实??!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大统领咳嗽一声,转身就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公子,我去给您撒开人马找人去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愕然,这宁远镇大统领,好像逃跑似的,这屋里……有那么恐怖?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歉意地对林西福了一福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啊林公子,要不您到客厅喝会儿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立即就有巨大的响动出现,春兰立即想把林西支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吓着林西了,然后死活不来城主府,小姐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眼神微眯,觉得诡异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奚进去了,似乎一点响动都没有,有些不对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此时哪里会走?



        真要像是街传的那样,老奚重伤初愈,哪里经得起女色魔的折腾?



        直接一把推开春兰,踏过门槛,走进屋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公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春兰措手不及,拦不住林西,惊得一愣一愣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这是三个人那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也好,这样来一次,小姐的后遗症,不会那么快就再次发作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踏进布飞烟卧室的一刹那,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奚霜慕,身体佝偻,双手捂着自己的某部位,似乎有鸟儿要展翅飞出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奚霜慕的双眼,都直愣愣地盯着宽阔的卧室一张大床上,赤果着上身,肉浪滚滚的布飞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让林西惊诧的乃是,本应该吐得连肠胃也出口的奚霜慕,此时两眼发光,犹如看到绝世美女,云霄仙子一般,眼珠子都要凸出眼眶,睛光激射,贪婪的火焰在眼中燃烧,迷醉的哈喇子滴答滴答成了丝线与地面相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床上的布飞烟,此时一个飞着媚眼的表情,僵滞在脸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显然她有两个没想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没想到,先进来的不是林西,而是奚霜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显然奚霜慕一进屋就陷入了迷幻之中,并且中了春潮之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奚霜慕看到的,不是蠢胖如山,横肉堆叠的布飞烟,而是看到一个青纱帐里的一位绝世仙子,正在玉肩半露,对着他轻嗔薄怨,烟视媚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迷香之中的春潮之毒,点燃了奚霜慕熊熊的某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奚霜慕,哈喇子流淌,喉底浮出嘶哑低沉的兽吼,似乎难以忍耐,要做点什么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布飞烟愕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没想到,奚霜慕刚陷入幻境,林西就进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林西那明显的一皱眉,显示他并没有陷入幻境,更没有中毒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布飞烟羞怒尴尬,不由自主就侧脸过去,不知道跟林西怎么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心中骇然,更是难堪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怎会没有中毒?



        怎会不受幻境控制?

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中了毒,陷入幻境,他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那么美好,如狼似虎的两个男子,相信可以让自己下次发作的后遗症,来的迟一点吧!
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林西是清醒的,看到此时的自己,也是真实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肉身,如此丑陋,如此不堪,还摆出一副勾魂摄魄的样子,不说别人,自己都要被自己给恶心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出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羞怒不堪的布飞烟,此时低声怒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此时负手而立,眼神微眯,神情冷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救命之恩是一回事,被人算计又是另一回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奚霜慕,显然中了圈套设计,已经失去了理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吼!



        “美人,仙子,我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刺啦刺啦!



        奚霜慕瞬间就将自己的衣裳撕得粉碎,一个饿虎扑食,朝着布飞烟的床榻冲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西一伸手,将奚霜慕的一条胳膊拉住,让他前冲的赤身朝着自己甩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冷淡地看着愕然的布飞烟,等待她一个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!我要美人,我要仙子,我要和她共赴巫山,同登极乐,你是谁,敢坏老子的好事,我要跟你拼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疯狂张牙舞爪,要扑打林西的奚霜慕,被林西一掌砍在脖颈侧面大动脉上,打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会没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(推荐好友羊城少帅都市娱乐文《风月宝鉴》,多谢?。?/p>

        



  //www.27i3t.com/81_81487/23230221.html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天天彩票计划 www.27i3t.com。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27i3t.com
内部平特传真来料 牛牛有机肥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派彩 北京pk10手机预测软件 贵州快三下期预测号码是多少 两肖两码中特 3d五码组六遗漏分析 甘肃快3正文一定牛 电脑盘香港六合彩买码网址 浙江20选5明天开奖号 河北十一选五花16元 中国体育顶呱刮中奖图 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分布图